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
  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男。维吾尔族,1951年3月出生。本科学历。研究员。
  从事新疆文物考古近30年。政治上严格要求自己,业务上兢兢业业,始终坚持第一线田野工作,主持和参加了多项重大的考古项目,为新疆的文物考古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新疆的田野考古艰苦,在沙漠无人区进行野外工作就更苦。伊弟利斯几十年间,已数不清有多少回深入沙漠。他多次作为领队率领考古队深入生命禁区―罗布泊;作为中法克里雅河联合考察队中方负责人,深入"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可以称得上是我国深入沙漠考古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学者。特别是近年来的罗布泊小河考古,已年过半百的伊弟利斯勇挑重担,带领队员们在恶劣的沙漠环境中,以坚韧的毅力、无私奉献的团队精神,经受了各种各样的考验。
   2002年底,小河墓地首次调查开始。伊弟利斯和4名年轻队员一样,每人背负30多公斤重的物资设备,深一脚浅一脚,翻过一个个沙山,饿了啃口干馕,渴了嚼一块冻成冰块的矿泉水,累的实在走不动了倒在地上打个盹。抵达目的地后,补给供应不上,大家每人每天只有两瓶水和两个馕。夜晚,零下30多度,没有帐篷,钻在冰凉的睡袋里,半夜常常被冻醒。寒冷加疲惫,伊弟利斯的胃病和颈椎病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但白天还得硬撑着做墓地调查。在临出发前,他的父亲已病重住院,野外工作进展一半,传来父亲去逝的噩耗,他最终也未能在亲人弥留之际赶回去见最后一面。
  2003年,小河墓地大规模发掘开始,大量的设备物资要运抵发掘现场,发掘过程中人员的补给运输等,都要求必须找出一条沙漠车可通行的"路"。这个任务还是落在了具有丰富沙漠考察经验的伊弟利斯肩上。在现代公路和小河墓地之间的荒漠里,他带领2名队员来回200多公里,整整跋涉了10天,终于在没有路的地方探出一条可供沙漠车迂回行进的路线,保证了发掘的顺利进行。
  发掘伊始,首先面临的是发掘方法的问题。沙漠考古没有经验可循,传统的探方发掘法,在基本堆积为流沙的小河墓地,实际操作上的可行性很小。为此,伊弟利斯和队员们群策群力,在实践中不断摸索,逐渐总结出对这种特殊遗存发掘的有效方法,确保了发掘的科学性。
  伊弟利斯带领队员们最长的一次持续不间断地工作了近半年。在小河4个年度的发掘中,他在沙漠中度过了3个元旦、2个春节,还有古尔邦、肉孜节。长期在无人区从事艰苦工作,人的体力、心理上都有一个极限,作为领队,伊弟利斯除了在业务上严格把关,在队员们的精神上、生活上更是投注了大量的精力。冬夜当大家进入梦乡,他常常悄悄起来为其它帐篷填煤保暖;定量配给的水果,他总是让给年轻的队员;沙漠中风沙不断,抬沙袋、砸钢纤、加固帐篷,最累最苦的活,他从来都是抢在最前面……
  不完全统计,近30年来,伊弟利斯参加田野考古工作30多次,重要的有:1973-1974年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的发掘;1979年孔雀河古墓沟墓地的发掘;1979-1989年8次深入罗布泊进行文物普查;1980、1987、1989年三次进入民丰尼雅遗址考察;1991-2005年与法国科研中心中亚考古研究所合作,多次深入克里雅河流域进行考古调查;1995年主持交河故城沟西台地旧石器遗址点的考古调查;2002至2005年主持罗布泊小河墓地考古发掘。
  在多年的野外工作中,他积累了丰富的田野考古经验,成为新疆地区具有较高专业理论水平和业务工作能力的少数民族学者。他在法国研修期间,完成5万多字的《中国新疆细石器遗存》的学术论文,为新疆地区石器时代考古的深入研究打下了基础;撰写论文数十篇,部分科研成果已引起了国内外学界的关注;合作共同编辑完成《新疆考古新收获》等多部论著。
  伊弟利斯是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先后荣获自治区文化厅优秀党员、自治区优秀科技工作者、优秀党务工作者、自治区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