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专访
 
王瑞霞代表:培养基层文博人才,加强基层文物保护
日期:2018-03-05 浏览次数: 字号:[ ]

“人大代表身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激励和鞭策着我,让我时刻牢记党和人民的信任,不忘重托,努力发挥文博界代表的作用,讲实话,出实招。” 2013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王瑞霞,是青州市文物局副局长、青州市博物馆副馆长,五年的履职经历,让再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她深知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3月3日上午,王瑞霞利用有限的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来到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代表驻地附近的首都博物馆,参观学习“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并接受记者采访。

王瑞霞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青州市博物馆,扎根基层,默默奉献,凭着对博物馆事业的一份坚守、一份执着和一份追求,在平凡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8年。她说,“人一辈子难得碰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既然有缘从事这份职业,那就拒绝诱惑,好好地干下去。”

青州市博物馆是一座综合性地志博物馆,是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之一。共收藏各类文物5万余件,包括陶瓷、青铜、书画、石刻、雕塑、玉器、杂项等,有“小大博物馆”之称。特别是藏有1996年在青州市龙兴寺遗址窖藏出土的佛教造像400余尊。

王瑞霞长期主持青州龙兴寺遗址出土佛教造像的修复、保护、研究工作,博物馆文物管理、陈列展览工作。近年来,青州博物馆年均观众接待量达到50万余人次,在保护、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刚刚过去的五年,王瑞霞围绕文物保护科技、文物安全督察、博物馆新馆建设等积极履职、建言献策,均已得到相关部门答复,不少建议被采纳。

“过去的五年里,文博工作自上而下,越来越受到重视,是最让人欣喜的。”王瑞霞说。“文博行业在很多方面也面临困难,作为基层人大代表,我要积极履行自己的职责,反应基层声音。”

今年的两会,王瑞霞的议案主要是针对基层人才的培养和文物保护的。

在王瑞霞看来,县级文物部门是文物工作的重点和难点之一。首先文物保护单位实行属地管理,县级文物部门承担了大量文物保护单位的管理任务。其次,很多可移动文物也保存在县级的文物部门。而县级恰恰是文博专业技术人才严重匮乏,形成了人少事多的矛盾。

“现在存在这样一个制约人才发展的瓶颈,县级文物部门原则上不设正高职称的规定,又严重影响了其人才的培养和引进。偶尔有人能进来,做到一定程度也会离开,因为职称等已没有发展的空间,离开也是正常的事。”王瑞霞说, 一方面国家鼓励高级人才到基层工作,另一方面又以基层不设正高限制人才的发展,长期以来县级文博部门无法形成人才梯队已严重影响了基层的文物工作。

为此,王瑞霞建议,国家人社部应在县级文博职称序列中设立正高职称,让更多的人扎根基层,毫无顾虑地踏实工作。

经过调研考察,王瑞霞发现,大量的急需抢救保护的文物保护单位和可移动文物是地级、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未公布的文物点,和一些未定级的文物。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国保、省保、三级以上珍贵文物都有相应的文物保护经费,并且能定位国保和省保的文保单位以及三级以上文物,它们本体的保存状况相对较好,又经过近二十年的经费支持,这些保护范围内的文物已做到应保尽保。而地级、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未公布的文物点和一些未定级的文物,数量庞大,因文物保护经费的缺失,绝大多数长期处于自生自灭状态。然而,这些文物所蕴含的价值有些是因为我们研究不够而未知,有些是因为太破碎而无法定级,一旦修复可能会是珍贵文物,甚至是一级文物。

2013年,财政部、国家文物局印发《国家重点文物保护专项补助资金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该《办法》对文物保护经费的补助范围和支出内容、申报与审批、资金管理、监督检查等方面做了详细的规定,对文物保护经费的有效使用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便于各文博单位遵照实施。经过五年的实践,该办法的运行情况良好。但这五年,是文博事业大发展的五年,今天与五年前文博工作的情况相比已发生了很大变化,许多急需保护的历史文化遗产中的遗迹、遗物仍未包含进来。

王瑞霞建议,对财政部等部门对《办法》进行调整,按照应保尽保原则、先急后缓原则,将为未列入重点文物保护范围的文物全部纳入,而不是按文物级别来区别对待。(徐秀丽)


责任编辑:王征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Reserved 2014-2016 版权所有 © 国家文物局 京ICP备13034673号-1
网站管理:中国文物报社 技术服务电话:86-10-84078838-8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