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物要闻
视力保护色:
新时代 新航程 新目标
——中国水下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再起航
日期:2018-01-04 浏览次数: 字号:[ ]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报告还指出,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经济更加发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进步、文化更加繁荣、社会更加和谐、人民生活更加殷实的小康社会,然后再奋斗三十年,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从我们党创建到新中国成立,浴血奋战二十八年,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上下求索二十八年,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促使中国大踏步赶上时代的发展,第一个百年目标即将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还有三十三年。历史的发展有着深刻的变革规律,早在二千多年前,司马迁就看到了历史变革的时间规律,《史记》载:“夫天运,三十岁一小变,百年中变,五百载大变;三大变一纪,三纪而大备;此其大数也。为国者必贵三五,上下各千岁,然后天人之际续备。”

回看人类历史,三十岁小变、百年中变、五百载大变的大历史视角确实有规律可循。面对当今的人类社会变革,十九大报告多次提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这可看做是我们党对历史规律的一种把握。

伴随改革开放的步伐,中国水下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似乎也历经了一小变,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一颗幼小树苗已成长为参天大树。站在三十年的时间节点上,中国水下考古与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如何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抓住机遇,顺应变革,进入自己发展的新时代,既分享新时代中国社会进步发展的科技成果,又贡献自己新时代中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新成果,应该是我们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的一个重要指标。

中国水下考古缘起于1980年代南海海域的一桩商业盗捞,根据荷兰东印度公司档案,英国人迈克·哈彻(Michel·Harcher)发现并盗捞了1752年驶离中国广州开往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哥德瓦尔森”号商船。1986年4至5月,哈彻委托荷兰佳士得公司在阿姆斯特丹大肆拍卖这批盗捞的文物,拍卖约15万件瓷器、125块金锭等文物,总价值达3700万荷兰盾(约2000万美元)。此事引起中国文博界学者的强烈不满与中国政府的高度关注。在此背景下,1987年3月,国家文物局牵头成立了国家水下考古协调小组,同年8月广州救捞局联合英国商业打捞公司发现“南海Ⅰ号”沉船,11月中国历史博物馆俞伟超馆长创建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室,这三件大事成为中国水下考古诞生的重要标志。

三十年来,中国水下考古人才的成长,从最初送往荷兰、日本培训到中澳联合培训班再到我们自己独立培训,见证了这支队伍的一步步成长壮大。迄今,中国水下考古培训班已举办8届,培训145人。此外,出水文物保护培训班举办3届,培训51人。两类培训合计近200人,成为中国水下考古与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生力军。

三十年来,中国水下考古与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工作范围不断拓展,内涵不断深入。在仍以抢救性考古发掘为主要保护模式的同时,整体打捞、安防监控、原址保护、区域调查等理念和作业方式也得以实践,日益出现多元化综合保护的趋势。“南海Ⅰ号”沉船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其经历了沉船发现、水下调查、整体打捞、室内发掘、文物保护等阶段,成为中国水下考古三十年的一个缩影,并且还将进一步见证中国水下考古发展的未来。

三十年来,我国已确认241处水下文化遗存(不含港澳台数据),其中水下文物点97处、沉船115处,时代以宋、元、明、清为主,与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兴衰过程基本一致。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水下考古的起步,没有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就没有中国水下考古事业的发展壮大。回顾中国水下考古三十年的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五年的发展,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在中国从富起来到逐步强起来的过程中,中国水下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得到了迅猛发展。2014年6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独立建制,8月“中国考古01”专用船交付启用,10月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宁波基地建成;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批复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南海基地立项;2017年10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北海基地建成。

十八大以来的五年,中国水下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不仅在机构建设、基础设施、装备技术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而且在人才培养、学科建设、工作模式等方面也得到长足进步。这五年,我们的培训学员专业背景更强、学历学位更高、覆盖地域更广,其中2017年“一带一路”国家沿线水下考古培训班,除培训国内学员15人外,培训沙特、伊朗、泰国、柬埔寨学员6人,进一步加深了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友好交流,扩大了中国的影响力。这五年,我们的足迹从近海走向了远海,从海洋走向了内水,从古代走向了近代,从沉船走向了遗址,实施水下考古项目32个,占比三十年总项目的40%,工作范围与领域不断纵深发展。这五年,我们的研究从传统的沉船向港口、码头、海防、船谱等逐步延伸,围绕海上丝绸之路这条主线不断扩展,并于2016年荣获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沙群岛出水陶瓷器与海上丝绸之路研究”。这五年,我们的多学科合作不断加大,与海洋科学、船体研究、工程技术等相关领域的合作日益深入,“南海Ⅰ号”、“小白礁一号”就是多学科合作的典范。这五年,我们的对外合作交流不断加强,尤其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我们与法国、英国、希腊、沙特、伊朗、印度、泰国、越南、印尼、韩国、日本等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展开积极的交流合作,推动海上丝绸之路的跨国研究。

党的十九大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个新时代是全体中华儿女勠力同心、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作为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一部分的水下考古工作,仍面临着重要的发展机遇与继续发挥重大的作用。

针对前三十年中国水下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发展存在的不足与短板,我们将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与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特别是关于文物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积极探索,弥补不足,补齐短板,将中国水下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带入新时代,开辟新航程,驶向新目标。具体来讲,一是要将水下文物资源的调查变被动为主动,做好规划稳步推进;二是要在探测技术方面寻求突破,实现由浅海向深海的进发;三是要在研究方面向纵深发展,从单一层面转向多维角度;四是要加大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实现由业内到社会的共享;五是要加强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合作交流,让中国水下考古从国内走向国际。(宋建忠)

责任编辑:张冲
打印】 【关闭